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
社保

热搜:

医保

疫苗预约

十四五

营商环境

聚 焦 当 日 热 点 资 讯      掌 握 一 手 信 息 资 源

首页 >> 舆情信息 >>舆情信息 >>今天 >> 医疗骗子移师海外——泰国“健康旅游”纪实
详细内容

医疗骗子移师海外——泰国“健康旅游”纪实

时间:2023-05-20     【转载】   来自:通网

编者按



2016年4月,作者时任陕西科技报新闻调查中心主任,同时兼任西安一家影视公司的常务经理。一个偶然的机缘,他误上“贼船”,参加了一个由境内外诈骗团伙组织的“泰国健康旅游”,差一点命丧黄泉,葬身异国……


作者这篇“异国卧底”纪实2016年5月16日首先在陕西科技报整版刊发,随后华商报首席记者崔永利的公众号进行连载,陕西日报政法新闻给予部分转载,紧接着中青网、新华网、人民网、腾讯、新浪等网络进行跟进,东南亚一些华文报刊以及世界华人各种报刊、网络纷纷转载,引起一时轰动……更引发了跨国犯罪集团对作者的电话威胁、恐吓和警方的调查……当年下半年,国家文化和旅游部、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分别出台文件,整顿治理跨境健康旅游和各种低价旅游……整顿后仍有部分媒体报道全国各地发生类似案例。




             匕

医疗骗子移师海外

——泰国“健康旅游”纪实


王谦 | 文

 阝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廴              匚


美丽的泰国,一直是中国人旅游向往的目的地之一。徐峥、王宝强主演的《泰囧》在中国大陆上映之后,更激起了中国人对泰国的向往,各路旅游达人纷纷前往泰国,体验旖旎风光,异国风情。





一、香港“艳遇”



大约半月前,我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,她在电话中说,自己现在是南京一家知名美容院的院长,手里有一个奖励她管理的美容院优秀员工的福利,就是“只需1000元人民币就可到泰国六天五夜旅游”的名额,还送一个泰国皇家医院免费体检。时间很紧,如果要去须马上报名。


这位朋友是我半年前去香港旅游时认识的。当时与我一起去香港旅游的西安男同伴因护照过期不能入港,我只好让他在深圳等待,我一人随团去香港游玩。


入港旅游玩得很嗨,但是第一天晚上住宿就出了问题。旅行团本来安排的是每个房间都是男男或女女住宿,可是有一对新婚夫妇表示,打死他们也不分开,理由是女方已经怀孕,夜晚需要照顾。那天晚上我抽空去香港中文大学了一趟,回来时那对夫妇已经占领了我的房间,无论怎么敲门他们都不打开,导游叫门也不顶用。导游无奈就劝我与一个陌生的女士住在一间房子,我们只好遵命。就这样,我结识了一个南京的女朋友,有了一次旅行“艳遇”,并且以后相伴完成了“浪漫”的旅行。


她姓陈,是东北人,下岗离婚后到南京开了一家饭店,生意很好。她在南京有车有房,生活逍遥自在,还有一个儿子在东北,已经工作并完婚。当然,她是一位美女,我们加了微信,旅游过后偶有聊天。不过,我没有告诉她我是记者,只说我是西安一家名叫简映的影视公司的经理。


出于对朋友的信任,我没有多想就答应了这次泰国之旅,从微信发去了身份证、护照照片,并转了1000元人民币,心想如果上当受骗也就是1000元的事。


不几天,陈院长从微信发来一个“嘉业国际泰国私人定制健康之旅”的宣传页,图文并茂地介绍了行程和泰国旅游注意事项,并且发来了一个去泰国和回国的航班时间表。


4月21日晚上8点50,我乘天津航空公司的7657航班,从西安咸阳机场飞往南京禄口机场,大约晚上23点到达。出航站楼,我坐机场大巴到南京火车站,到达时已将近0点了。稍后,陈院长驾一辆福特越野车来接我。到浦口区的尚爱快捷酒店,已经是次日凌晨1点多,草草洗漱住下。


22日早晨5点,陈院长等人与我在宾馆楼下匆匆见了一面,她们就乘坐一辆黑色越野车出发到南京机场,赶早上8点多的飞机飞深圳,再从深圳转飞泰国曼谷。她们到达曼谷已经是18点多了,而我原定14点55从南京起飞的航班,由于天气原因被取消,改为17点30起飞。


陈院长安排她一位姓武的朋友负责招呼我,她一直与我电话联系,嘘寒问暖。15点,武女士准时开一辆捷豹小车来宾馆接我,并送我到禄口机场。


飞机又晚点了,本来应该乘D26258航班19点40起飞,21点50到达深圳机场,再转乘深圳航空公司23点25飞往曼谷的班机,可是无论我如何快速下飞机,再快速取得飞曼谷的登机牌,时间也来不及。我只得在深圳住了一夜,改签23日上午的飞机。






二、落入陷阱


我于13点到达泰国曼谷,在众多“朋友”的电话指导下,自己排队办了落地签。14点30出廊曼机场4号门,有一个打扮非常新潮的小伙子接站,我只记得小伙的发型像一个高高的鸡冠。我们乘一辆中巴车,一个多小时才到了所谓的“泰国皇家医院”。


医院位于城市郊区,规模确实不小,大约十几层楼,每一层大约有上千平方米。大门口正面有七八级台阶,两侧有可以直接开车上来的车道。医院里面有大堂、大开间、小房间、标准间,整体显得干净、整洁、亮堂,比起医院,更像是一个中档宾馆。


我在陈院长的安排下进行了体检。我多次声明当天已经吃过两次饭了,化验可能不准。但她们都说没关系,不影响化验结果。换衣服、抽血、透视、B超、心电图等等一阵忙活。大约三、四十分钟十几项体检项目就完成了。陈院长带我上楼顶花园一间餐厅吃简餐,随后又到四层一个休闲茶座吃了点水果、点心,像在休息又像是在等待什么。


有一个被陈院长叫李总的中年男子也在对面吃东西,刚才就是他在总体安排体检事宜。后来知道他是山东人,是组织这次健康旅游团队老板的堂弟,负责这次旅游的后勤和外围工作。


在茶座稍事休息,陈院长就联系好了中巴,我们八、九个晚来的人坐上去,大约16点开始去泰国著名海滨城市芭提雅。


道路是柏油路面,相当于国内的省道水平,车速基本上在每小时110公里以上,窗外是热带风光,异域风情。由于泰国属于南亚,气侯四季如夏,长时间的干旱,使路边的植物看起来有些枯黄。司机是一个泰国小伙子,边开车边玩手机。虽然他的技术看起来比较熟练,但是我仍然担心一车人的安全,多次提醒司机注意,可他依然无动于衷。


到芭提雅已是太阳落山,夕阳像一个橘红色的蛋黄接近海面,海边椰树婆娑,景色无限美好。我们在海边的一个水上餐厅吃了从未见过的大虾、螃蟹、大海贝等奇形怪状的东西,真正的海鲜大餐,味道好极了!


饭后,车子进入灯红酒绿的街道,两边酒吧、咖啡厅很多,椰树扭着腰肢,哗哗作响,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。



车子东拐西转,到了芭提雅成人秀的演出场所,导游动员大家看人妖表演。有一个大场,一个小场,两场合计每人收人民币500元。


就是一些不堪入目的黄色表演,有一些奇怪的装饰,一些裸体,一些赤裸裸的性挑逗。相隔不远有两个剧场,一个大一些,约坐2000至3000人;一个小一些,约坐500只600人。都是流水观看,就是节目循环表演,观众排队进入,自己找座位,看到与进来时重复的节目就可以走了。观众大部分都是中国大陆来的游人,旅游大巴多得停都停不下,有的直接停在了农田里。生意异常火爆,妖娆艳丽的人妖像大明星一样,一边收费一边与热情的观众合影,没完没了。


当晚我们住的是一个较大的宾馆,里面也是金碧辉煌,只是稍微显得陈旧一些。


24日早上,才知道宾馆就在大海旁边,难怪夜里睡得很好。太阳没出来之前我们就已经到海滨了。天气正好,水温适宜,沙滩沙子很细,天蓝云白水碧,海边戏水悠闲而浪漫!我们参加了不少游乐项目,体验了不一样的人生,一天都是欢声笑语。


傍晚,回到泰国首都曼谷,吃饭在一个水上音乐主题餐厅。饭后我们三四十人就与三个男模两个女模狂嗨,他们一边表演节目,一边与我们互动。


喝酒、跳舞、照相、搂抱、狂欢,大家兴奋得一塌糊涂。很多女士,包括年纪大的大妈和小姑娘一同强行扒下了男模的上衣,在酒精的燃烧下大家似乎有一些忘乎所以……


一切都按嘉业国际公司的计划顺利进行着,情绪铺垫得非常到位,酒精让人们昏了头,气氛达到高潮,人人欢天喜地,不知今夕是何夕。


25日上午9点,开始免费健康讲座节目。我们吃完早饭就到酒店4楼会议室,门口两边各站3个全副武装的泰国皇家警察,个个都像仪仗队员一样威武雄壮,他们目不转睛地夹道欢迎我们,使我们产生了一种“贵宾”的感觉。据说,我们旅游团首批游客出机场时就是仪仗队检阅、少女献花和警察叔叔警车开道……


会场布置得非常到位,投影仪不时变换画面内容,轻音乐悠扬悦耳。嘉业国际刘总(英文名Leekoo)第一个演讲,他30来岁,气宇轩昂、风度翩翩,是山东某县人,自称与某著名歌星是亲戚。他原来是南京熊猫电视机厂技术人员,辞职后在国内从事健康旅游多年,后从深圳转战到泰国,成为嘉业公司泰国地区健康旅游负责人。他从泰国历史讲到佛教文化,从古代性文化讲到现代医疗保健,知识丰富,满腹经纶。他说泰国人信佛,非常善良,从不骗人。泰国国王因为儿时发生眼晴炎症,医生治疗不到位留下眼疾,从此国家对医疗行业管理非常严格。他的演讲不时插科打诨,谈笑风生间完成了对嘉业公司的宣传,对聘请专家的吹嘘,对专家医疗技术的神化,用各种新名词、新概念对听众(游客)进行了完美洗脑。最经典的一句话是“泰国能把男人变成女人,把女人变成女神!”


主持人接下来介绍了十几位国际顶级专家,世界级著名医生、教授分别闪亮登场,随后汪思瑜医生和另一个男专家又单独演讲。他们用深奥的医学名词和形象化的比喻更加彻底地打动了听众,人们不时鼓掌、欢呼,好像遇到了万能的大神,情况有些像传销培训现场。


最后,刘总的大幅度优惠政策叫人们欲罢不能,现场很多女士已经昏头,纷纷要求立即开诊治病!


讲座一完,全场有三分之二的人去李总处报名,大家纷纷交定金预约排队,好像不是进行几万几十万的医疗消费,倒像是在国内菜市场买白菜、萝卜。当然,我们旅游团成员大部分是由全国各地著名美容院组织来的。





三、开始逼单


中午吃完饭,大队人马就乘车到医院排队,等待自己中意的专家分析病情,出台治疗方案,并且实施治疗。


从南京来的彭女士是位退休教师,她去年得了一次大病,差点儿要了命,因此,在她自己的女舞伴兼老乡的介绍下也来了。她在老乡沈女士和南京一家美容院许老板的动员下,很快决定做两项治疗,最后交了人民币16万元,免费得到一些酵素。大约五六个小时,彭女士的治疗就完成了,到当天晚上10点左右她就回宾馆了。她觉得很满意,愉快的异国旅行中捎带着把病也治了。钱花了,人愉快了,精神气色都好了。叫她来的沈女士是一个生意人,今年3月两口子一起来过泰国一趟,参加了健康旅游,夫妇俩每人花了十万元做了几项治疗。后来仔细一想,觉得治疗价格太高,有点被忽悠的感觉,就找美容院许老板嘀咕减免费用这事。许老板说,不然这样吧,你再拉个人去做,可以给你减免一些费用。这种情况下,沈女士才叫了自己的同乡兼舞伴彭老师。


由于我是记者,工作中见识过各种各样的骗子,从大气功师,各种算命的半仙,到广东老军医及各种承包国营医院的“老中医”,莆田系的把戏见得多了,对此种免费检查治疗难免起了疑心。


吃完午饭,陈院长再三动员我,我只说考虑考虑,与其虚与委蛇,抽空通过微信向国内朋友们打听了解,咨询情况。家里几位亲友回微信说,网上查不到嘉业国际。有一位退休老医生给我回话,这种情况95%是骗子,手法和以前的性病游医时期赚钱理念是一样的。他们的手法就是:第一,没病说有病,第二,小病说大病。


我立即明白了,决定捂紧口袋。


由于我是美容院陈院长叫来的,所以给我做工作的任务就落在了陈院长的头上。我刚开始没有明确表示我不参与检查后的治疗,但一看价格表我就被吓住了。最高的治疗费用一个单项就有1280万元人民币,再仔细一看,大部分都是9.8万、16.8万、19.8万。


陈院长的手机微信不停地响,她的老板许女士和一同来的彭女士、沈女士都在医院那边。彭女士已经开始交费治疗,而我却油盐不进,情况不明,许老板着急了。


她们催得越急,我越坚定地意识到这次旅游有问题,后悔没有事先和他们签订旅游合同。


之后,不论陈院长再说什么,我都说,让我考虑考虑,她也没脾气。


下午4点多,我说我想出去转转,陈院长问到哪里去?我说,从我住的曼谷河畔酒店房间阳台上,可以看到不远处有个金碧辉煌的佛教大庙,我想去看看,朝拜一下。


一会儿,陈院长请示许老板后对我说:“我陪你一起去!”噢,看来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出去,专门跟踪监视我。

  

我们从街上转到庙宇,烧香、磕头,再回来,照了几张相。这庙的确很漂亮,内外金碧辉煌,很有异国特色。路上,我也看到了部分泰国背街小巷的街景和市井小民的生活。曼谷还是比较落后的,街道窄且陈旧,房子大部分低矮,门面房里比较脏乱,公交车没有空调,电线杆子上电线电缆乱拉,有很多类似国内的“摩的”在公开拉运人。


天气很热,出门就是一身汗,赶紧回酒店休息。一会儿,陈院长说许老板在那边给我排好队了,叫我们过去看泰国皇家医院的检查结果。



坐商务车到“皇家医院”已是晚上8点了。许老板、彭老师、沈女士都在医院10层1028房。这是一间普通住院病房,有卫生间,有阳台,有一张一米五宽的双人床和两个床头柜,说是一个病房,其实更像一个宾馆的标准间。


她们三个人坐在床上,吃着锅巴、薯片一类的小食品。我问彭老师怎么样了?她说刚治疗完毕,打了一下午吊瓶,现在感觉很好!“几项?多少钱?”我更关心的是价格。


彭老师说,两项一共人民币16万元。沈女士说:“另外,还赠送了一些酵素,挺划算的。这些钱都花在了自己身上,值!彭老师是退休高级教师,还当过校长,工资高,只要多活几年,就能从共产党手上多领几年养老金,一切就都回来了!”


许老板用一次性杯子给我端来了纯净水,安排我在沙发上坐舒服了,然后她就去给我看排到了没有。


一会儿,许老板回来说:“今天排队的人真多,我给你选了最好的汪思瑜大夫。”看来她与汪大夫比较熟悉。


又过了一阵儿,我出去看了一下,各个专家诊室门口果然都排了不少人,都是我们这几天旅游一块儿吃、一块儿玩的中国大陆人,大部分都是女士,她们都是“嘉业公司”通过全国各地的美容院叫来的“富婆”,个个养尊处优,身价不菲。


忽然,李总推门进来说,不如你们今天先回去吧,明天专家到宾馆上门给大家看病治疗。我说行,明天再看挺好。许老板说:“叫彭校长、沈姐先走吧,她们累了先回去休息。”安排完后专门对我说:“现在人已经不多了,再等一会儿王哥就排到了。王哥还是今天看了好,明天咱们可以有整块时间玩啊!”我只好打着哈欠,继续耐心等待。


已经是26日凌晨1点了,我有些困,有些着急,就自己到大厅里去看看。人是不多了,好几个房子的专家都出来了,抽烟的抽烟,聊天的聊天。可是这所“皇家”医院依然灯火通明。


许老板、陈院长、刘总三人坐在一张圆桌上说话,既像闲聊又像是研究工作。我则坐在汪思瑜医生诊室门口死等。


大约凌晨两点,我进了汪思瑜医生的诊室。这是一个三星级宾馆标准间似的房间,不同的是撤掉了床铺。一进门是洗手间,进来是一个方正的房子,大约十五六平方米。房子中间放一张宽大的条桌,汪医生端坐在桌子后边,背后是个书柜,桌子外边放了四个凳子,我坐在其中一个,左边第一个是许老板,第二个是陈院长,右边是李总。这样看病没有一点私密性!


汪医生大约四十岁,浓妆艳抹,雍容华贵,没有穿白大褂,这叫我产生了怀疑,她到底是不是有那么多头衔的国际著名中西医专家?有没有行医资格证?


哦,我想起来了,23日下午我体检完,还另外填了一张表格,按他们要求如实填写了家族及个人病史等内容。另外,好在我这次来之前,单位组织到一家军队疗养院做过一次体检,我对自己的健康情况心里有数。


汪医生草草翻看了我的体检资料,开始望闻问切。她高深莫测,口若悬河,一会说我性功能正常,不需要荷尔蒙,一会儿说得糖尿病以后会导致三高和心血管病,因此应该做血液净化。她强调,由于国内的水源、空气、食品污染,我有严重的重金属超标问题,需要进行重金属排毒。两项合计交费人民币20万元,优惠最低也得17万。


我说:“我是挣死工资的,没有那么多钱。”


许老板立马说:“那,我的提成就不要了。汪大夫,您给再算算吧?”陈院长和李总也在说合,两边叽里咕噜都是劝说声,汪医生又说最低15万,不能再低了!

“谢谢汪医生,不用算了,这么晚了你看一天了,早点休息吧,谢谢!”我站起来,转身向门口走去。


不一会儿,大伙都下来了。刘总、汪医生、许老板、李总、陈院长和我等人坐一辆商务车回宾馆。车上没有一个人说话,空气很沉闷。


到宾馆已快凌晨两点了。




四、斗智斗勇


26日上午陈院长对我说,她们许老板给她施加压力了,叫她动员我无论如何参加一项治疗,不然那么一大笔旅游费用无人承担,公司要亏了。我说:“再考虑一下,今天上午10点答复。”


到了10点,我觉得不能再绕弯子了,就给美容院许老板明确发微信:“小许,很抱歉,我这个就不做了,原因就不说了。我很认同刘总的理念、平台和团队,如果有可能希望合作。在此,对你们一路的关心和照顾表示衷心感谢!欢迎你们到陕西来玩。”

    

五分钟后许老板回复:“王哥,我相信你有很多朋友,经过这几天的接触,我也觉得您很儒雅!人很好,好人更应该长寿!如果有机会我也希望和您合作!但是当别人问你,泰国这么高的医疗技术,这么好的药品你用过吗,你怎么说?所以从朋友角度我想再求求刘总,看能不能给你一个最优惠的价格!希望你以后给我多介绍些朋友,人脉就是财脉对吗?”

    

我再次表态:“这一次就不麻烦你了,下次一定找你,再次感谢你对朋友的关心。”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,可是许老板还是一再替我约那个所谓的大老板刘总。

    

大约下午1点左右,许老板终于帮我“插队”约上刘总。刘总一边看检测报告,一边给我分析病情,开口就说我缺少荷尔蒙,应该补充。我说:“汪医生刚说我荷尔蒙很好啊!”刘总:“汪医生是女同志,她不好给你说啊,你曾与陈院长这个大美女在香港宾馆共处一室而无动于衷,你可是‘禽兽不如’啊!”我笑:“那是我有道德的表现。”看来,他们私下已经“会诊”过我了。

    

刘总继续翻看我的体检资料,完全以一个权威医疗专家自居,其实他是南京熊猫电视机厂的电子技术人员,根本不是学医的。他分析完建议我:一、补充荷尔蒙;二、血液净化或者重金属排毒。总计16.8万元。“我认你这个西北汉子做朋友,咱大男人说话一槌定音,一口价:7万元!


看来我不得不摊牌了。我说:“我是一个干了30年的新闻记者,跑的是医疗口,我知道民营医院如何运作,我也包装过气功师,也培训过售楼小姐,甚至给很多大老板讲过营销课、策划课,知道其中的商业奥秘。因此,咱们节省时间给别的同志吧!”刘总与许老板、陈院长一时面面相觑,瞬间无语。


我摔门而去,径直回到自己房间,继续玩手机。陈院长打电话叫我上她房间,有事商量。我考虑一下就去了。


陈院长刚洗完澡,化完妆,房间里弥漫着高级香水的味道。她略带羞涩地说:“许老板还不死心,许老板叫我和你上床……”


“呵呵,没必要啦,我主意已定,她有千条计,我有老主意!”


“那么,你在泰国可能不安全!在这里弄死个人就像弄死个蚂蚁……”


“不怕,有事我可以联系中国大使馆和当地媒体!我已经给新华社驻曼谷的记者朋友打过电话……”我心慌得厉害,但是不得不装得胸有成竹地说大话。陈院长又接打了几个电话,然后说:“许老板还是不死心,说一定要搞定你,不然要扣我们每人3000元工资……”“正常旅游费用我可以出,其他体检治疗费用不可能!”


僵持,僵持,僵持……


楼下旅游大巴开始发动,有人来电话叫我们去蛇毒中心、珠宝商店和免税店,旅游接近尾声。





五、坚持就是胜利


夕阳西下,我们先去了曼谷最大的珠宝店,各种珠宝、玉器、首饰琳琅满目。我们看了看,问了下价格,除了几个“人傻钱多”的款姐买了一些东西,基本没人出手。


大家一致表示:不愿意去蛇毒中心。李总就直接带我们去了免税商店。直到天黑严实了,大伙才出来,每个人都大包小包地拎着挎着,不是用的,就是吃的。人民币与泰铢比价基本上是一比五,中国人在泰国好像都是富人。


回到宾馆,略作休息,走上阳台,微风拂面,感慨万千。有人发微信小视频,题目是:“再见曼谷”,画面精美。次日早上第一批客人是5点离开酒店,上午8点的飞机。我是第二批,7点离店,中午12:50的飞机。


晚上,我见到同住一个套间的李总。他是刘总的亲戚,主管团队后勤,是刘总团队的一个高级打工仔。我说:“李总,麻烦你把体检报告给我吧。”他说:“我们要留下,等你复诊时用。”我说:“这样吧,把正本给我,你们留个复印件。”李总一本正经:“给你可以,交8800元。”我问:“泰铢还是人民币?”李总回复:“当然是人民币啦!”我说:“这样不合适吧?”李总:“那,你能怎么样?”完全一副挑衅模样。“那么,咱们就走着瞧吧!”我也不示弱。


双方一夜无话。凌晨4点,李总起床出去,大概送第一批去机场的游客。


正巧他的双肩背包打开着,有一些宣传资料、体检报告和收款收据,还有我们每个人的家庭详细经济情况摸底表,这个表上甚至每个家庭里谁是“掌柜的”都写得清清楚楚。我了个去,太可怕了!在他们面前我们每个游客都是透明人!这些家庭“秘密”、个人“隐私”都是美容院技师在给顾客美容时,借着聊天一句一句套出来的。


“天助我也!”我拿出相机一阵狂拍,闪光灯噼里啪啦地响,我一只手翻页,一只手拍照,好一阵子忙活。


我刚收好照相机,打开反锁的房门,才进到里面的套间,关了房灯,人还没有躺下,李总就“砰”的一声打开房门回来了。妈呀!与我拍照前后不到5秒钟,真像谍战片里的情节。


掌握了详实的证据,我放心地睡到6点40。有人打电话催促,我起床、洗漱、吃饭、交钥匙,上大巴车早早赶到机场,在杂乱的环境中开始回顾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的六天五夜……


12点50登上曼谷直达西安的飞机。再见泰国!几天的经历可以写一部很好的《泰囧2》电影剧本,还是利用飞机航行的时间先写一篇纪实吧,尽快揭露这些跨国医疗骗子!


来源:大谦看世界

【编辑:一文】

免责声明: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!联系电话:4000291515


本站已支持IPv6 技术支持: 善源网络.善建站 | 管理登录
seo seo